骤雨_宇宙向北☆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月山】妄自菲薄(上)

 

 

月山已交往,不同大学设定

一场误会引发的血案

 

 

 

 

 

“抱歉阿月,这周没办法过去了。导师突然提前了论文死线,写不完了啊啊啊。”

 

 

山口忠盯着已送出的信息发呆,整个人都萎靡不振。所以说异地恋就是这点不好,虽然他和月岛保持着最少每月一次的见面频率,两人也会在假期返回宫城,可是没办法随时见面这种事情对于幼驯染而言是一年的磨合期都没办法适应的酷刑。更别说经常因事耽搁导致计划落空的情况,比如这次。好想见阿月啊......山口趴在桌上叹了口气。

 

 

 

手机突然一震,月岛回了信息。

 

 

 

“知道了。你加油,不准熬夜。”

 

 

 

嘴角上扬,刚想回复又进来一条。

 

 

 

“有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山口咋舌,月岛大概是想起去年自己发烧的事。大一的期末修罗期他忙得天昏地暗,熬夜写论文再加上打工终于把自己累病了。低烧考完期末考试,马不停蹄地又坐长途车赶回宫城,折腾一天赶回家见到熟悉的门牌直接一头栽在了地上。醒来的时候被父母和月岛好一通教训。阿月还记得那件事啊.....好像所有的不愉快都一扫而空了,他傻笑着回信。

 

 

“嗯,谢谢阿月。”我真的好喜欢你。

 

 

 

“我也是。”

 

 

 

“唉唉唉唉唉哎唉唉!!??”

 

 

 

“你的潜台词太明显了。”

 

 

 

啊......

山口捂着发烫的脸趴回了桌上。

 

 

 

果然最喜欢阿月了。

 

 

 

教室的门忽然被用力拉开,所有人都看向明显散发着低气压的人。而山口发现那人此时正走向自己。

 

 

 

“......三条?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山口。”同窗兼好友铁青着脸,“今晚有空吗,陪我喝几杯。”

 

 

 

 

 

 

 

 

 

夜晚的居酒屋坐满了聚会的上班族和打工者,一派喝酒吃肉的祥和气氛。但是角落里略显稚嫩的两个人却显得跟氛围格格不入。

 

 

 

“唉?分手了?你和小林同学?”

 

 

 

山口茫然地看着三条红着眼睛拼命灌酒大概五分钟之后,进行了十分钟单方面的劝阻安慰和循循善诱,终于弄懂了对方伤心欲绝的原因。

 

 

 

“可是,呃,你和小林同学不是从小学开始就......”

 

 

 

“啊啊啊是啊,我和绫从小学就认识!”三条把空瓶重重地砸在桌上,“从小学到中学,到高中确定关系,明明都认识那么久了......为什么啊。”

 

 

 

青年的声音有些哽咽。

 

 

 

 

“明明曾经下定决心这辈子非她不娶的......”

 

 

 

 

山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友总是眉飞色舞地提起异地的女友,虽然两个人很少见面,但可以感觉到他们感情还是不错的。于是他小心地问道:“那,你们是为什么分手啊?如果不方便说的话就算了。”

 

 

 

 三条看向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是她提的,但我们是和平分手。”

“其实现在还是没什么实感。明明没有吵过架,也没有喜欢上别人,可是慢慢地就远了......大概是异地的原因?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圈子也没交集了,好像已经适应了没有她的生活一样。”三条苦笑,“我可能还是喜欢她吧,但是已经失去过一辈子的信心了。她应该也是这个意思。”

 

 

 

“可是如果当时多吵几次架就好了......多向她提提意见,告诉她我在乎她因为学业太忙没办法见我什么的......说不定我们就不会走到今天。”

 

 

 

“原本是为对方着想,结果却越来越远,真是讽刺。”

 

 

 

无意识地攥紧了拳,山口毫不费力地想到了自己和月岛。相识多年,异地,聚少离多,相互体谅不愿吵架。他觉得嗓子发干,想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先前一直刻意逃避的问题还是浮出了水面,阿月会不会也和三条一个想法?他们会不会也是这样的结局?......无言的恐慌感让他几近窒息。

 

 

 

这边山口心事重重,另一边三条还在继续念叨,只是好像有些醉了,胡乱地叫着女孩的名字对她说话。过了一会他突然坐直了,笑嘻嘻地一把抱住山口的肩膀(尽管这把后者吓了一跳)。

 

 

 

“嘿、山口啊......”他眯着眼睛,“你有、嗝、一个在东京上学的女朋友吧。”

 

 

 

“啊?呃、哦,估且......算是吧。”说起来他确实提过自己的【恋人】在东京上大学。

 

 

 

“那你可要、千万注意了。”

 

 

 

他露出了一个哭一样的笑容。

 

 

 

“一旦错过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铃——”

“山口!明天见,你小子今天真没精神啊。”

“啊,明天见......”山口露出招牌的笑容,“昨天熬夜写论文了。”

 托三条的福他昨晚心神不宁根本睡不着觉,索性写论文写到了凌晨。如果阿月知道又该生气了......他打了个哈欠。不过论文好歹快写完了,再努力一下估计今天就能写完......嗯?

 

 

 

 

一个从昨晚开始就隐隐约约的想法破土而出,他掏出手机调出一个号码。

 

 

 

 

“喂?山口?好久没联系了啊。”

 

 

 

 

“啊,菅原前辈,下午好。那个,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真的来了啊......”

山口站在T大校门前咽了下唾沫。

上次来这里还是跟阿月一起......不愧是阿月选的大学,氛围都跟自己那边不一样。这么想着他看了看手机,离月岛下课还有五分钟。他看了看手中的蛋糕盒,忍不住期待月岛看见他时的表情。阿月会很开心吗?一定会很惊讶吧,毕竟这种“突然袭击”他还是第一次实施。终于可以见到阿月了,山口暗自开心。

 

 

 

 

等待的时候他注意到一个女孩,她急匆匆地出了校门却在山口旁边站住了,看样子是要等什么人。酒红色的齐腰长发,高挑的身材和精致的面容让她十分显眼。不过重点是,这个女孩给他的感觉有点像月岛。说不清楚为什么,大概是冷淡的气场?这样想着他突然看见月岛走了出来,半个月不见心心念念的阿月好像瘦了些,他惊喜的呼喊出声。

 

 

 

 

“阿——”

 

 

 

 

“月岛!”

 

 

 

出口的呼唤被硬生生截住,山口愣愣地看着那女孩大喊着奔向月岛,而月岛很自然地停下,两人并肩向山口的反方向走去。

 

 

 

 

 

他忽然觉得东京的风有些冷,猛地打了个寒战。

  51 6
评论(6)
热度(51)

© 骤雨_宇宙向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