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_宇宙向北☆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月山】妄自菲薄(下)

天呐最后一节的字数比前两节总和还多......我应该拆成四到五节的orz














“发生了这样的事啊......”菅原皱眉,这可确实很容易误会,“不过你还没有问过月岛吧?事情还不一定呢,别那么悲观。”

“我知道的......可是我——”山口压低了音量,咬咬牙,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那山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泽村看他纠结的样子,决定换个话题,“果然还是先找月岛问清楚吧。”

“嗯。不过......问不问清楚已经不重要了,”看着两位前辈认真的表情,山口终于下定了决心,“其实——前辈,看见阿月和那个女生走在一起,我......反而觉得很安心。”

“因为......本来就该是这样的啊。阿月从小就可以帅气又聪明地完成任何事,这样的他身边......不应该是这么不起眼的我才对。”

“虽然我真的很喜欢阿月......也很不甘心......可是,如果没有跟我在一起,阿月可以更轻松一点......”

“不会苦恼怎么给家长交代,不会不被社会所认可,可以正常的结婚生子......之类的。”

“我大概——一直在拖阿月的后腿吧。”

“这样的感觉从很久以前就有了......只是今天看见这件事,让我真的确信了。”

 

 

 

 

 

 

话到最后变成了完全的自暴自弃,山口突然意识到对面两人已经很久没出过声了。糟了......他慌忙向前躬了身子,“啊、那个,说了奇怪的话真的很抱——”

“山口。”菅原突然开口打断了他,山口有些慌乱地发现,一向温柔的前辈眼里,少见的有了些严厉的色彩。

“我说啊——”

菅原皱着眉,神情有些无奈。

“你是不是、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月岛?”

 

 

 

 

 

 

 

 

 

 

“山口?山口!喂!回神啦!”三条一巴掌拍在山口背上。

“呃啊!?啊......”山口看向对方,“抱歉抱歉,刚刚在想事情。”

“我说你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啊?从东京回来以后就魂不守舍的,手机也一直关机,”三条挠挠头,“不会是你和你女朋友出问题了吧?那可真是抱歉啊......我不是故意咒你的。”语毕附赠了一个傻笑。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山口觉得自己又开始头疼。他真没想到三条在那天宿醉之后第二天直接翘课去找了那姑娘,两个人又和好了,而且感情比从前更好了。明明是同一天去的......他和男朋友出现了裂痕(虽然是单方面的),而始作俑者却挽回了女朋友。这样想着他翻了个白眼,心里暗叹自己倒霉。“没什么.....别管了去跟你女朋友聊天吧。快去快去!”

把三条推进楼道,山口关上了天台的门。他转过身重新靠着边缘的铁丝网坐下,望着天空发呆。

说起来高中的时候也经常和阿月一起坐在天台来着......啊,又想到阿月了。

 

 

 

 

 

 

 

 

 

 

 

那个留在东京的晚上,山口做了一个梦。

月岛的婚礼上自己站在人群的外围,看着阿月和一个女孩子并肩向神父走去,所有人都在为他们欢呼祝愿,他却觉得双腿想有千钧重,连走过去的力气都没有。

真是逊毙了......嘴上说的再好听,到头来还是接受不了阿月和其他人在一起。光是看着,心脏就疼得像要爆炸一样。

月岛和女孩走到了神父面前,两边的人们都欢呼着拥上去,他们喊着什么,山口听不清楚。可他知道,月岛马上就将不再属于自己了。这个认知让他陷入了恐慌。他情不自禁地开口:

“阿月......”

声音很小,可是刚才一直背对他的月岛,突然转过身来。那道视线穿过了层叠的人群,准确地落在了他身上。

然后月岛拨开人群向他走来。他下意识地后退,却差点踩空。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悬崖。他不敢再动,月岛走上前来抱住了他。

他看见人群向这边走来,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厌恶和震惊。他甚至看见了月岛的父母和明光哥,他们用悲伤的眼神看着月岛。

“阿月——”

“别看他们。”月岛松开他,直视他的眼睛。阿月还是那么平静,但他的眼神前所未有温柔,“都交给我就好。”

接下来是一串杂乱无章的争执和逃亡。梦的最后月岛一把推开了他,自己被追来的人群逼下了悬崖。醒来的时候山口一背都是冷汗,最后一瞬的恐惧像是把肺里的空气都抽空了。“不能这样,我会把阿月害死的。”这个想法越来越清晰,他深呼吸平复了一会,几乎抖着双手给月岛发了一条消息。

 

 

 

 

 

“抱歉阿月,那个,我想......我们还是分手吧。”

 

 

 

 

 

发出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他居然二话不说把月岛甩了......以幼驯染的性格来讲自己绝对是完蛋了。惹不起总躲得起,于是他直接关机了。

 

 

 

 

 

 

 

 

 

 

从那以来过了两天了啊......山口叹气。今天是第三天,阿月还没有找过来。有点安心,但是似乎又有点失落。实际上第二天早晨他就后悔了,只是木已成舟,只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反正阿月也没有来......这就说明他并不在意啊......简直显得失眠的自己像个傻瓜。山口站起身来向教室走去。

 

 

 

 

 

 

 

 

下到三楼,山口隐约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趴在自己教室的窗前。稍微有些惊讶,于是他加快了脚步。

“果然啊......谷地同学——”“好久不见了”这句没能说出口,因为谷地很明显被吓到了。

“啊咿!!山山山山山口!!??”谷地满脸都是慌乱的神色,“你你你你果然不在啊我就说好像没、没看见你,哈哈、哈哈哈。”

“......突然找我有什么事吗?”山口决定忽略谷地奇怪的表现,她果然还是和曾经一样神经纤细啊......

“啊,就是最近日向和影山要从美国回来了,准备约大家出来,只有山口你没有回复,手机又关机,所以就拜托同所大学的我来通知你一下。”

“这样啊......真是太麻烦你了谷地同学,”山口有点不好意思,没想到关机的事情还牵扯到了其他人,“明明是不同系还专门跑来通知......真的非常感谢。”

“不不不没有那么夸张啦......”谷地摆摆手,“话说回来山口你的手机丢了吗?怎么打都是关机的样子呢。”

“啊......这个,其实,电池没电了然后......充电器找不到了,所以没办法开机了。”山口挠挠头......总而言之扯个谎蒙混过关吧。

“原来是这样啊。”谷地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那我就——啊对了,”她一拍脑门,“差点忘了......呃,那个,就是......山口你明天放学后有部活吗?”

“哎?没有是没有......问这个干什么啊?”

“没什么啦没什么。”谷地干笑着向后退,用一种复杂的、甚至是同情的眼神看着他,“那个,山口,请、请务必小心!再见!”她快速鞠了个躬跑掉了。

“为什么要用敬语啊......”山口没有控制住吐槽的欲望,但还是向谷地摆了摆手,“再见。”

今天的谷地同学,总觉得看上去很辛苦啊......山口摇了摇头,把这个莫名的想法赶出大脑。

 

 

 

 

 

 

 

 

 

 

 

 

 

 

与平日无异的一天过得很快。今天没有部活也没有论文啊......山口低着头边向校门口走边走神,往常这样的日子,都是要跟阿月见面的,最差也要听到对方的声音。他又想起那条惹了祸的短信——于是苦恼地喃喃道:“果然还是今天开机联络一下阿月吧......啊对不起!”光顾着低头,他撞在了一个人身上。

 

 

 

 

 

“那可真是感激不尽啊。”被撞的人冷冷地说。

 

 

 

山口整个人抖了一下,这声音他太熟悉了。

 

 

 

 

 

 

 

山口第一反应就是想跑。刚转过身又意识到这样没有意义——总要跟月岛把话说开的。于是他缓慢地转回身,带着僵硬的笑和尴尬的惊讶神情看向月岛。

 

 

 

 

 

 

 

 

“阿、阿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啊,没什么。”月岛萤露出了一个很嘲讽的笑容——就像他曾经对日向做的那样,“我只是有点好奇,半夜突然发短信要分手,然后不回短信手机关机的‘前’男友同学,最近几天过得怎么样。”

 

 

 

 

 

 

 

 

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山口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冒冷汗。阿月生气了,而且是特别生气——他气压很低,眼底还带着罕见的青色,更何况他故意用刻薄的语调和表情来讽刺自己——他之前从来没这样做过。眼看来来往往的人有些好奇地回头打量他们,山口抿抿唇:“阿月,这里不好说话,可以去我家吗?”

 

 

 

 

 

月岛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直接转身朝山口租住的公寓方向走去。

 

 

 

 

 

 

 

 

原来阿月也失眠了......心中一动,山口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于是加快脚步跟上前方的月岛。

 

 

 

 

 

 

 

 

 

 

 

 

 

 

 

 

 

 

一路无话。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房间。山口倒了两杯水放在自己和月岛面前,然后规规矩矩地双膝并拢跪坐在暖桌边。对面的月岛倒是随意一些,只是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一下变得十分诡异——这一点都不像前任见面分外眼红,反倒像是他们微妙的第一次约会。

 

 

 

 

 

 

 

山口盯着水杯发呆,就在他快要忍不住打破这份沉默的时候,月岛开口了。

 

 

 

 

 

 

 

“心理准备差不多做好了吧,已经给了你三天多加刚才快五分钟的时间了,”月岛推了推眼镜,终于露出了一个不满的表情,“可以告诉我你突然间发什么疯吗?就因为那天你去了东京而我没有意识到?”

 

 

 

 

 

 

“你为什么会知道!?”山口瞠目结舌。他分明拜托过两位前辈无论如何都不要告诉阿月自己来过。

 

 

 

 

 

 

“......你果然去了。”月岛皱眉,“虽说之前还只是猜测,但现在确信了。”

 

 

 

 

 

 

“我很抱歉。但是——你是要告诉我你要因为这种小事分手?”月岛还是皱着眉。山口不是那样性格的人,难道是最近学习压力太大了?

 

 

 

 

 

 

 

“这种小事”?

 

 

难道你认为和女生一起出去还编了好几个谎骗我是小事?

 

 

 

 

 

 

放在膝盖上的手攥成拳,山口回忆起月岛和女孩的背影,委屈和愤怒一起涌上来,他反而平静了。

 

 

 

 

 

 

“其实啊——阿月,”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那天是去T大了,还看见你了呢。”

 

 

 

 

 

阿月那么聪明又足够了解他的人,一定一下就能听懂。

 

 

 

 

 

果然,月岛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山口——”

 

 

 

 

 

“然后很不巧,看见阿月你和一个女生一起走了,”他耸耸肩,尽力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想着打电话给你确认一下,结果——”

 

 

 

 

 

“山口其实——”

 

 

 

“结果阿月好像很慌张的样子,为了不打扰你约会,所以我只好走咯。”

 

 

 

 

 

 

“山口......”

 

 

 

 

 

山口低着头,他不想看月岛的表情。

 

 

 

 

 

“啊对了阿月,那个女生真的挺漂亮的,在人群里的时候我还觉得她有点像——啊?!”肩膀被扶住,月岛的脸近在咫尺,“阿月你干——唔......”

 

 

 

 

 

完全没有温柔缠绵可言,只是为了堵住那张不听解释的嘴。月岛抓住山口的手腕制止他的挣扎,纠缠的过程中借着身高优势几乎把他整个人压在了榻榻米上。慢慢的月岛感觉到挣扎的力度小了,但有什么地方不对,身下的山口在微微的颤抖——他好像哭了。

 

 

 

 

 

月岛慌忙松开了手,山口把手臂按在眼睛上。开始他只是无声的流泪,到最后变成抑制不住的抽噎。做错事了......月岛少有的在山口这里感到了无措。他试图把山口从地上拉起来——后者似乎正专注于哭泣——然后抱在了怀里。

 

 

 

 

 

 

他仔细分辨着山口有些模糊的呢喃,等他的情绪稍微平复。他揉了揉山口的头发,用自己所能想到最温柔的声线伏在他耳畔。

 

 

 

 

 

“对不起......忠。我很抱歉。对于刚才的事和那天的事。”

 

 

 

 

“可以......听我解释吗?这真的只是误会,我不想让你伤心。”

 

 

 

 

怀里的人红了耳根,微微点了点头。

 

 

 

 

 

“那个女生是我们班的班长,她的——女朋友,在北海道上学。”

 

 

 

 

 

“......女朋友!??”

 

 

 

 

 

“闭嘴,忠。认真听。关于那个我改天讲给你。”

 

 

 

 

“抱歉阿月......”

 

 

 

 

“她不得不去学生会安排的联谊,所以请我帮忙跟她一起,这样可以省掉很多麻烦——她知道我有男朋友。”

 

 

 

 

 

他把想抬头的山口按回去,“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是为了让她帮我请假才答应的——你知道身为班长她可以暗地里做很多事。”

 

 

 

 

 

“因为你说你论文写不完,所以想着由我来找你。”

 

 

 

 

“那——”山口抬起头,声音还有些沙哑,“阿月为什么要撒谎呢?”

 

 

 

 

 

“因为......”月岛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如果照实说,你一定会乱想吧。像是拖了我的后腿之类的。”

 

 

 

 

 

 

山口把头埋回月岛的肩膀。真的完全被说中了......

 

 

 

 

 

“而且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楚啊......本来想见到你之后讲给你听的。”

 

 

 

 

 

“总之,对不起,忠。我不会再骗你了。”

 

 

 

“可以原谅我吗?”

 

 

 

山口缓慢地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阿月你——果然还是跟女孩子在一起好一点啊。”

 

 

 

“阿月如果跟我一起的话,会很累的不是吗?永远......都不可能被承认。而且我这种不起眼的人......根本没有信心待在阿月身边啊。”

 

 

 

“所以——”

 

 

 

“噗——啊抱歉抱歉。”

 

 

 

山口愕然地看向月岛,自己痛苦的心情似乎完全没能传达给对方——因为他笑了。

 

 

 

“我说山口,”月岛忍俊不禁地看着他,“你都已经跟我在一起两年了,居然现在才考虑到这个问题吗?”

 

 

 

 

“不是——我——”山口被他笑的有点耻,刚想反驳却被打断了。

 

 

 

 

“山口,你听着。”月岛的声音非常平稳,“从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开始,我就做好准备走这条路了,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从来都不在乎能不能得到别人的承认,我只在乎你是否在意。”

 

 

 

 

“阿月......”

 

 

 

 

“至于所谓‘没信心’之类的话,我只能说——你太轻视自己了。”

 

 

 

 

“重点在于——我喜欢的是你,跟什么相配或者不相配无关,我们只是因为相互喜欢所以才在一起。”

 

 

 

 

“你在我眼里比任何人都好——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有风拂过心底,像撕裂乌云的月光。

 

 

 

 

 

他用带着泪水咸味的吻回答了最后的提问。



全文完





啊终于写完了......比预计的多好多【土下座】

其实酒红色头发的小姐姐原型是西木野真姬23333333333

为了写这一节专门去看了一下世初童颜组那集,看完之后反而改变了原来的想法.....觉得月山不是那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cp【深沉】

会有一个suga视角的大菅番外和月岛视角的月山番外,补完正文里想写但写不成的剧情♥

因为太困了月山和好那段写的有些混乱……以后绝对会修订的!!orz

  87 11
评论(11)
热度(87)

© 骤雨_宇宙向北☆ | Powered by LOFTER